扫一扫加微信
享受随身法律服务
回到顶部
欢迎访问湖南宋牧律师事务所官网,本律所提供专业实用法律咨询服务,如:刑事案件 医疗事故 婚姻财产继承,交通事故责任、不动产合同法务,人身伤害赔偿案等等。

邵阳法律免费咨询_邵阳律师事务所名单-宋牧律师事务所


首页>法律知识>刑法刑事案例 > 猜猜吴亦凡会被判几年

猜猜吴亦凡会被判几年

发布时间:2023/1/29 阅读量:309


前几天和朋友吃饭时大家又聊起吴亦凡,有人问我说老王你说凡凡会被判几年?我当时想回答说可能三年,也可能死刑。

      这回答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玄学的味道?不过按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规定,强奸罪确实是低三年,重死刑,到底判多重,要通过是否具有强奸多人、轮奸或者致被害人重伤死亡等加重情节来判断。

      可强奸案涉及个人隐私,吴亦凡的案子关注度又高,除了办案人员和他的辩护律师,其他人没办法得知具体案情,不知道具体案情就没办法对量刑做精确判断,所以上面的回答其实没什么问题。

      但这样的回答显然不能让朋友满意,也不能让我自己满意,这让我看起来还不如天桥底下的算命先生。

      为啥大家都不满意,这其实也好解释。

      普罗大众对律师一般都有着一种不切实际的期待,他认为你是具有专业知识的人,你是个律师,却连凡凡会被判几年这样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了,啥也不是。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期待和病人对医生的期待很相似,我只是有点发烧,为啥又让我验血又让我做CT的,不能开点退烧药吗?二者本质上都希望专业人士能给自己一个确定的回答。

      这种期待其实是有它内在的道理的,至少有一点人家说得很对,你比普通公众更具专业素养,你就得给出一个更精确的答案。

      强奸罪的法条每个人都能百度到,用不着律师去普法。

      所以我就在想,虽然我不知道凡凡究竟干了什么样的缺德事,可我不甘心自己像江湖骗子似的只能给出个玄而又玄的回答。

      具体案情不知道,那就只能另寻出路,比如除了实体法《刑法》,程序法《刑事诉讼法》有时也能起到预测刑期的作用。

      《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

      中院对市检,而吴亦凡的案子是由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办理的,所以基本可以排除无期徒刑和死刑的可能,于是凡凡的刑期就从“可能三年,也可能死刑”变成了三到十五年有期徒刑,稍微精确了一些,但还是不够。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逮捕后的侦查羁押期限不得超过两个月,案情复杂的经上级检察院批准可延长一个月;一百五十八条又规定,交通不便的、重大的、流窜作案的、犯罪涉及面广取证困难的案件,经省级检察院批准可以再延长两个月;一百五十九条还规定,对可能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上述两条规定的期限加在一起还是不能侦查终结的,再延长两个月。

      翻译过来就是,犯罪嫌疑人被逮捕后,可能被判十年以下的,多侦查五个月,可能被判十年以上的,多侦查七个月。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三款规定,侦查终结后把案件移送到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院的审查起诉期限是一个月,需要补充侦查的,应当在一个月内补充侦查完毕,补充侦查以两次为限。

      翻译成人话就是,检察院审查起诉长可以搞五个月。

      我们回过头来看新闻,2021年8月16日,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发布通报称对吴亦凡决定逮捕,按照刚才的翻译,我们可以做一道小学数学题:把可能判十年以下的长五个月的侦查期限和长五个月的审查起诉期限相加,得出的结果是十个月,那么凡凡被逮捕后的十个月也就是2022年6月16日就会成为一个时间节点,不过这个时间节点尚不能代表朝阳区检察院6月16日之前就吴亦凡涉嫌强奸一案向朝阳区法院提起公诉,那凡凡就一定会被判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因为司法机关不是必须把法律规定的期限用满,但这个时间节点一定可以代表,只要6月16日之前朝阳区检没有发布向法院提起公诉的通报,那凡凡大概率就要被判处十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了。

      这是我能给出的精确的回答。

      可我知道这样的回答其实还是没办法让所有人满意,因为十到十五年的区间对有些人来说还是过于宽泛,并且我用的是“大概率”的表述而不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工作中遇到过太多当事人问我说王律师我这案子能不能赢?概率有多大?我都只能回答说我会尽力,但不保结果。

      有的人会因此认为我不专业,或是对自己没有信心。

      专不专业我无法自己评价自己,但愈是对自己有信心,反而愈不敢把话说得太满。

      就像本文的结论,我为啥只敢说大概率,因为可变的因素太多了,比如受疫情影响,司法机关并未严格遵守刑诉法的规定,比如凡凡的案子上达天听,人大常委会批准无限期延长侦查期限,再比如朝阳区检其实已经公诉到法院了,但没有按例发布通告,等等等等。

      这些可变因素一旦发生都会影响结论的准确性。

      但我依然认为这个结论是有意义的,卡尔波普尔就科学上的命题提出一道“有意义与否”的界限,波普尔认为有意义的命题,必须具有“反证可能性”,换句话说,科学上的命题,可以被理性验证为“伪”或“真”,才具有意义,这是批判性合理主义的基础思想,通过批评性的验证或讨论后,将之前的结论归于谬误,才会产生对新命题的追求,从而使真理向前迈步。

      还是拿凡凡的案子来说,朝阳区检6月16日之后才向法院提起公诉,按理说应当是十年以上,但比如涉嫌强奸多人的加重情节因证据不足没有被认定,凡凡可能终只会被判五年,我的结论看似错了,法律的公正却得以实现。

      这不是开脱,正所谓知行合一,我做律师以后,遇到那种非得让我做各种检查,检查完了也不把话说满的医生,我反倒心里越踏实,因为我知道他专业严谨有敬畏心,而号个脉开副药就能把痛风去根儿的老中医,我是一概不信的。

      


湖南宋牧律师事务所,专业律师事务所,为您提供全方位法律服务!

标签:

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无法查证出处,我们只做学习使用,如不同意收录请联系网站马上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