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台客服
法律释疑
扫一扫

扫一扫加我

返回顶部
欢迎访问湖南宋牧律师事务所官网,本律所提供专业实用法律咨询服务,如:刑事案件 医疗事故 婚姻财产继承,交通事故责任、不动产合同法务,人身伤害赔偿案等等。

邵阳律师事务所-著名邵阳律师宋牧律所官网-高胜诉率


位置:首页 > 刑法刑事 > 当前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 赵某某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案)

发布时间:2022/9/30 阅读量:82



【罪名】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是指不以出卖为目的,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行为。

 

【立案】

第一,要从本罪的构成要件方面来考虑: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妇女、儿童的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本罪的犯罪对象,是14周岁以上的妇女和14周岁以下的男女儿童。在客观方面,表现为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行为。这里的收买,不能只理解为以财物换人,还应该理解为以财产性利益和非财产性利益换人的行为。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在主观方面,必须是明知被收买的对象是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其目的不是为了出卖或者解救。

第二,要考虑到与相关罪名的区别:

(1)关于本罪的认定。如果以出卖为目的,收买被拐卖、绑架的妇女、儿童的,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认定本罪,应当注意以下问题:①收买人必须明知是被拐卖、绑架的妇女、儿童。②共同参与了收买被拐卖、绑架的妇女、儿童犯罪行为的,对其中的主犯,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对其他参与者,如果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不追究其刑事责任。③被买妇女与收买人已经成婚,并且愿意留在当地共同生活的,对收买人可以视为“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不追究刑事责任。

(2)本罪与介绍婚姻、收养子女而给付财物的性质不同。有人由于婚姻问题难以解决,委托他人到外地给自己介绍对象;有的想收养子女,委托他人介绍别人愿意出养的儿童,事成之后,出以感谢介绍人给一定的财物,这种行为不构成犯罪。这种行为与本罪的区别是:

①主观故意不同。本罪行为人主观方面,必须是明知被收买的人是或者可能是被拐卖而来;而介绍婚姻、收养子女给付财物的行为人,主观上不能明知被收买人是或者可能是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否则,行为性质就不再是介绍婚姻、收养子女给付财物。行为人主观上对给付财物的性质因此也不同。例如。收买妇女、儿童,收买人认为自己在付被收买人的身价;而介绍婚姻、收养儿童给付财物,行为人认为自己是在给付酬谢费。

②接受财物的人不同。在介绍婚姻、收养儿童给付财物行为中,接受财物的人一般不是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给付财物人不构成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给付财物者主观上不明知妇女、儿童是被拐卖而来。

③妇女、儿童的来源不同。在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中,妇女、儿童的来源是被拐骗收买来的;而在介绍婚姻、收养儿童行为中,妇女的来源是妇女本人自愿外嫁,儿童来源于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送养。

④财物的数额不同。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付的财物,是被收买人的身价,其数额随妇女、儿童本身素质、供求关系变化和双方讨价还价而定;而介绍婚姻、收养儿童给付财物,则是对介绍人的酬谢,一般比较少。而且给付财物的对象既有介绍人,也有妇女、儿童的亲属。

(3)行为人只要实施了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就构成本罪的既遂。收买后,对被害人实施了其他侵害行为,而且进行侵害行为已经构成犯罪的,不能为本罪所包容,应当实行数罪并罚。例如,收买后,实施强奸、拘禁、伤害、侮辱、虐待等构成犯罪的,应当分别以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与强奸、非法拘禁、伤害、侮辱、虐待罪数罪并罚。

(4)根据2016122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业已形成稳定的婚姻家庭关系,解救时被买妇女自愿继续留在当地共同生活的,可以视为“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后又组织、强迫卖淫或者组织乞讨、进行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等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又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解救被收买的妇女、儿童,或者聚众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解救被收买的妇女、儿童,构成妨害公务罪,聚众阻碍解救被收买的妇女、儿童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出于结婚目的收买被拐卖的妇女,或者出于抚养目的收买被拐卖的儿童,涉及多名家庭成员、亲友参与的,对其中起主要作用的人员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20161221人民法关于审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9条规定,《刑法》第241 条规定的儿童,是指不满14周岁的人。其中,不满1周岁的为婴儿,1周岁以上不满6周岁的为幼儿。

 

【量刑】

这个罪名是由《刑法》第 241 条规定的,根据该条规定,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依照《刑法》第236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定罪处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并有《刑法》第241条第2款、第3款规定的犯罪行为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又出卖的,依照《刑法》第 240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第二百四十一条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并有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犯罪行为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又出卖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四十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的概念和构成要件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是指用金钱或者其他财物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行为。1979年《刑法》第141条对拐卖人口的犯罪虽然作了专条规定,但对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的行为没有规定应追究刑事责任。1997年《刑法》将这种行为明确规定为犯罪。2015年《刑法修正案()》第15条又删除了原条文中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的规定,相应地提高了收买行为的刑事责任。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的构成要件是:

1.本罪侵犯的客体是被害妇女、儿童的人身自由、身心健康安全和人格尊严。犯罪对象是被拐卖的妇女和儿童。

“妇女”,既包括具有中国国籍的妇女,也包括具有外国国籍或无国籍的妇女。“儿童”,是指不满14周岁的人。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行为不仅严重侵犯了妇女、儿童的人身权利和身心健康安全,而且客观上会直接助长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活动。

2.客观方面表现为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将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将妇女、儿童买归自己非法支配的行为。“收买”不同于收养,其基本特征是将妇女、儿童当作商品买回。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以下简称《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意见》),明知是被拐卖的妇女、儿童而收买,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论处;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1)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后,违背被收买妇女的意愿,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2)阻碍对被收买妇女、儿童进行解救的;(3)非法剥夺、限制被收买妇女、儿童的人身自由,情节严重,或者对被收买妇女、儿童有强奸、伤害、侮辱、虐待等行为的;(4)所收买的妇女、儿童被解救后又再次收买,或者收买多名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5)组织、诱骗、强迫被收买的妇女、儿童从事乞讨、苦役,或者盗窃、传销、卖淫等违法犯罪活动的:(6)造成被收买妇女、儿童或者其亲属重伤、死亡以及其他严重后果的:(7)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3.犯罪主体为一般主体。凡年满16周岁,且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均可构成本罪的主体。

4.主观方面由直接故意构成,行为人既明知是被他人拐卖的妇女、儿童,又明知自己的收买行为侵犯了妇女、儿童的人身自由、身心健康安全和人格尊严,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过失不构成本罪。若收买人具有出卖目的的,成立拐卖妇女、儿童罪。收买妇女、儿童的动机,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认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应当注意的问题

1.划清罪与非罪的界限。

首先应当明确,一切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都是违法的。从司法实践

看,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情况比较复杂,对这种行为不能一概追究刑事责任,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根据2016122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上述《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意见》的相关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犯罪情节显著轻微的,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必要时可以由公安机关予以行政处罚。例如,出于结婚目的收买被拐卖的妇女,或者出于抚养目的收买被拐卖的儿童,涉及多名家庭成员、亲友参与的,对其中起主要作用的人员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对于其他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

2.划清本罪与拐卖妇女、儿童罪的界限。

行为人不是以出卖为目的,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后,出于其他原因,又将妇女、儿童出卖的,属于转化犯现象,应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帮助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成立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的共犯,而不按照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共犯论处。若收买人教唆没有拐卖故意的人拐卖妇女、儿童的,则成立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共犯。

3.划清一罪与数罪的界限。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并强行与被害妇女发生性关系,或者非法剥夺、限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则应当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和强奸罪,或者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侮辱罪等,实行并罚。如龚绍吴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强迫卖淫案。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的刑事责任

依照《刑法》第241条第1款规定,犯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司法机关在适用处罚时,应当注意体现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按照上述《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意见》的规定,应注意以下几点:

1.犯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对被收买妇女、儿童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将其作为牟利工具的,处罚时应当依法体现从严。

2.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收买妇女、儿童没有实施摧残、虐待行为或者与其已形成稳定的婚姻家庭关系,但仍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一般应当从轻处罚;符合缓刑条件的,可以依法适用缓刑。

3.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犯罪情节轻微的,可以依法免予刑事处罚。

4.国查不明儿童或者进行解救时,将所收买的儿童藏匿、转移或者实施其他妨碍解救行为,经说服教育仍不配合的,属于“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情形,不得从轻处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业已形成稳定的婚姻家庭关系,解救时被买妇女自愿继续留在当地共同生活的,可以视为“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住地”的情形,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裁判文书:

 

赵某某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山西省黎城县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20)晋0426刑初71

 

公诉机关黎城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赵某某,****

辩护人(指定)张丞义、李妩艳(实习律师),山西黎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黎城县人民检察院以黎检未检刑诉(2020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赵某某犯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于202083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并建议适用简易程序。本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实行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黎城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赵某某及其辩护人张丞义、李妩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事实依据

黎城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724日,张某的妻子赵某1在黎城县黄崖洞镇卫生院分娩一男婴,张某(另案处理)决定将此婴卖于他人,当日被告人赵某某(系赵某1的弟弟)得知此事后便和其姐夫张何平商定以50000元价格从张某手中购买此男婴抚养,并支付给张何平10000元,剩余40000元赵某某承诺随后再支付,但至今未支付。

公诉机关为认定上述事实,提供了以下证据:受案登记表、户籍证明、出生医学证明等书证;鉴定意见;证人常某、林某、王某等人的证言;被告人赵某某的供述和辩解等。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赵某某明知张何平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男婴,仍予以收买,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赵某某认罪认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之规定,可以从宽处理。结合被告人赵某某认罪认罚及本案量刑情节,建议判处被告人赵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被告人赵某某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罪名、证据及量刑建议均没有异议。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案发前被告人对被收买的儿童没有虐待行为,在案发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又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综上所述,希望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相一致。

公诉机关提供了受案登记表、户籍证明、出生医学证明等书证;鉴定意见;证人常某、林某、王某等人的证言;被告人赵某某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予以证明上述犯罪事实。

被告人赵某某及其辩护人未向法庭提供证据,对上述证据均没有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客观、真实、合法,相互印证,形成了证据锁链,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足以证明上述犯罪事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赵某某明知张何平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自己的亲生男婴,仍予以收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确已构成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应依法处以刑罚。被告人赵某某在侦查、起诉和审判期间均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属于坦白,可从轻处罚。且自愿认罪认罚,可以从宽处罚。根据被告人的犯罪情节考虑,对其宣告缓刑对所居住地没有重大不良影响,经司法行政机关评估同意对其进行社区矫正,可对其宣告缓刑。故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适当,予以采纳。为了保障被害儿童的人格尊严权和身体自由权不受侵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判决结果

被告人赵某某犯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七份。

 

审判员   杨旭东

 

年九月九日

书记员   李雅璐

 

 

后附:本案引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四十一条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可以宣告缓刑。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十五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湖南邵阳律师事务所为您提供刑法刑事律师电话微信,提供免费在线咨询。



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无法查证出处,我们只做学习使用,如不同意收录请联系网站马上删除


友情链接